首页 > 新闻动态
段洁龙大使就南海问题在匈主流媒体发表署名文章
2016-06-10

  6月10日,段洁龙大使在匈牙利发行量最大的主流报纸之一《匈牙利新闻报》发表题为《南海问题缘何升温》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南海问题缘何升温

  最近一段时间,菲律宾就南海问题针对中国提起所谓“仲裁案”,中国政府一再声明对此仲裁“不接受、不参与”的原则立场,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在此,我愿着重介绍一下南海问题的历史背景和问题由来,以及中国政府相关原则立场的依据。

  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开放经营南海诸岛,也最早并持续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和管辖权。许多中外历史档案都证明中国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中国渔民早就在南海从事捕鱼活动,并长期在南海诸岛上生活。19世纪许多西方权威的航海指南也明确记载,只有中国人在南海生产生活。

  第二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为实施控制东南亚和澳大利亚的“南下战略”,曾于1939年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二战后,依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文件,中国于1946年正式收复了被日本窃据的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并且对这些岛礁恢复行使主权和管辖权。中国政府通过编制地图、确定行政区划及归属、护渔、巡航、驻军、出版南海诸岛位置地图等,有效行使和宣誓了其主权和管辖权。必须指出的是,南海诸岛物归原主,是二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20世纪70年代,并无国家质疑中国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的主权和管辖权,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权利管辖权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

  南海出现纷争始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主要起因有两个。一是联合国下属的远东经济委员会出台了一份《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南海蕴藏有极为丰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二是联合国决定召开第三次海洋法会议,讨论修改国际海洋法制度。在这个背景下,一些南海沿岸国开始对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提出领土要求,并陆续以武力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大部分岛礁,继而在这些被占中国岛礁上驻军。其中,菲律宾非法占了9个岛礁,越南非法占了29个。由此,产生了南沙群岛领土主权争议。这是南海争议中最核心的问题。一直以来,中国政府对这些非法占据中国领土的行为表明了坚决不予接受、不予承认的原则立场。另外,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和生效,各南海沿岸国通过国内立法和政府声明提出各自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张,由此导致南海沿岸国之间的专属经济区及相关海洋权益主张的重叠,这是南海争议的另一个突出问题。

  长期以来,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大局出发,中国对有关国家的一系列侵权行为保持了高度克制,以和平的、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我们致力于同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就提出在南海问题上“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倡议,希望有关当事方秉持合作求共赢的精神,与中方共同努力,将南海建成“和平之海,合作之海”。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签订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的主要内容一是确认中国与东盟致力于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二是争议各方承诺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此后,在有关国家一再违反《宣言》,单方面在南海争议海域陆续竖起1000多个油井架,不断在非法侵占的中国岛礁上进行建设和军事部署时,中国仍以极大的耐心保持克制,没有采取相应的行动。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形势之前一直保持总体稳定,有关争议得到妥善管控。

  近些年来,南海问题之所以升温,首先与某个域外大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加大介入南海问题有很大关系。2009年,这个国家官方高调声称要重返亚洲,到2020年要将其60%的海、空军力量部署到亚洲。这个国家还以“航行飞越自由”为名,持续在南海进行各种名目的军事活动,大秀其军事肌肉,并通过支持一些与中国有南海争议国家的非理性行为,不断制造南海的紧张局势。

  由于以上因素,自2009年以来,菲律宾等国借机不断升级在南海的挑衅行动,企图使其非法利益合法化,永久化。以菲律宾为例,2009年初,菲律宾国会参众两院通过《领海基线法案》,公然将中国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划为菲国领土。2011年,菲律宾政府又决定将南中国海改称为“西菲律宾海”,并在2012年通过总统令正式公布。同时,菲还在争议海域采取多项行动,包括单方面推进海上油气勘探和开发;炸毁中国设立的岛礁主权标志;枪击和抓扣在传统渔场作业的中国渔民;企图将其非法坐滩在中国岛礁的旧军舰改建成永久性海上设施,等等。2013年1月,菲律宾政府更违反承诺,在未告知中国的情况下单方面强行对中国提起所谓“仲裁案”,企图借仲裁全面否定中国对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和相关海洋权益。对此,中国从一开始就表明了“不接受、不参与”的原则立场。

  中方拒绝接受菲律宾单方面强加的仲裁案,一方面是必须表明坚决拒绝菲方的讹诈行为,更主要的是由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本身违反了相关国际法。包括:(一)菲律宾此举违背了“约定必须遵守”这一国际法的重要原则。中菲之间早已通过双边文件和经正式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达成共识,即双方应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二)菲此举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相关规定,由于中菲双方已经选择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公约》第280条明确规定,本公约的任何规定均不损害任何缔约国于任何时候协议用自行选择的任何和平方法解决它们之间有关本公约的解释或适用的争端的权利。(三)涉及岛礁领土争议应由一般国际法调整,不属《公约》的调整范围。根据《公约》298条有关规定,缔约方有权通过明确声明方式,将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等争端排除在《公约》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中国已于2006年据此作出了相关的排除声明。(四)根据国际法理,仲裁应在自愿的原则上,由当事国共同提起。而菲方对中国提起仲裁,既未事先与中方协商,更未获得中方同意。所以说,菲律宾搞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只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荒唐政治挑衅,中方绝不会同意任何国家以此裁决为基础与中方商谈南海问题,也不会接受任何以此仲裁裁决为基础提出的诉求和主张。

  另外,我也愿介绍一下中国在南沙岛礁的建设情况与“航行自由”问题。中国在属于自己领土的岛礁上进行建设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合法、合理、合情,不针对任何国家,不对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造成任何影响。由于南沙岛礁附近航线密集,易发生海难事故,自2014年以来,中国开始在部分南沙岛礁上进行扩建并设立一些民用设施,为中国和周边国家以及航行于南海的各国船只提供了必要的协助。迄今,一批为国际社会提供公益服务的灯塔、自动气象站、海洋观测中心等项目建设正顺利开展,5个用于航行安全的灯塔已建成,其中4个已正式启用。这些举措明显改善了南海水域通航环境,提高了该海域船舶航行的安全性。

  当然,中国的南沙岛礁建设也要考虑必要的国土防卫需求。中方在自己的岛礁上部署必要和有限的军事设施,采取措施保护岛礁及人员和设施安全,以应对外部威胁和日益复杂的南海局势,也是依据国际法行使自身的正当权利。

  个别国家蓄意炒作中国的南沙岛礁建设影响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并频频采取针对中国的军事行动,不断升级地区紧张局势,为其在南海直接介入争议和拉偏架制造借口。而事实是,多年来在众多航经南海的商船和油轮中,从未听说有任何一艘的航行自由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直到现在,每天仍有1500万桶石油途径马六甲海峡和南海到达东亚,一切情况正常。中国作为世界主要贸易国和南海最大沿岸国,我们70%以上的能源进口和40%的海上货物贸易运输航线途径南海,维护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既是国际法的要求,也符合中国自身的国家利益,如果南海和平稳定出现问题,航行自由受到影响,受损最大的将是中国。因此,指责中国影响南海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完全是虚伪的谎言。

  由于外部因素的介入和干扰,南海局势近来变得更为复杂,中国在坚定维护其领土主权的同时,仍愿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端,也真诚地愿同东盟一起,在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框架下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中国将一如既往地尊重和支持各国依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维护国际关系基本规则,但在事关领土主权的问题上绝不会屈从于任何压力或威胁。最后,我愿引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段话作为结束语,“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是权且之计,而是我们的战略选择和郑重承诺”。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