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6年12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6-12-23

  问: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22日在“推特”上称,美须大大强化和扩展核能力,直到世界在核问题上变得理智。报道称,特可能支持对美老化核武器实施耗资巨大的现代化升级。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也关注美国新政府在相关问题上将采取的政策。中方一贯主张并积极倡导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对核裁军负有特殊和优先责任,应继续率先大幅度实质性削减核武库,为最终实现全面彻底核裁军创造条件。

  问:据称,特朗普发表有关言论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演讲时表示俄将加强战略核力量的战斗能力。分析人士认为,美俄可能展开新一轮核军备竞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作为一个核武器国家,中国将以何种方式应对?

  答:我可以重申,中方在核裁军问题上一贯主张并积极倡导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对于核裁军应负起特殊和优先的责任。

  问:近日,1名新加坡社团负责人因邀请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通过网络通讯软件参加该社团活动而受到新警方调查。有人猜测这是新方应中国政府要求所为。你能否证实?

  答:首先,关于你提到的这个问题,我不了解情况。第二,我注意到你用了“猜测”这个词。你不能仅凭猜测、推测就得出结论。既然是新加坡警方采取的行动,我认为你应该去问新方。

  问:据报道,日本政府内阁会议22日通过2017财年预算,总额创历史新高,其中防务预算连续5年保持增长并创历史新高。有媒体称,日方以史上最高防务预算应对中国。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看到,近年来,日方一方面不断制造渲染“中国威胁”,一方面不断提高军力。由于历史原因,我们有理由对日方动向及真实意图保持高度关注和警惕。事实上,我们注意到,即便在日本国内,也有很多人对此提出了质疑和批评。日方能否真正以史为鉴,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拭目以待。

  问: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近日宣布与台湾“断交”。中国是否有什么战略吸引更多台湾“邦交国”放弃台湾,转而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 

  答:你用了一些有意思的词,比如,“战略”和“放弃”。昨天,圣普总理特罗瓦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圣普与台湾“断交”是圣普做出的最正确决定。圣普已经承诺要改善人民的生活,中国大陆是非常重要的战略伙伴。我想,圣普总理所作的表态,用朴实的语言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一个中国原则越来越深入人心,中非合作共赢和共同发展也越来越深入人心。如果要说战略,那就是,我们一贯坚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与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坚持本着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合作共赢的精神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造福双方人民,助力有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我愿借此机会,对圣普领导人有关表态表示赞赏,对圣普重新回到一个中国的正确轨道表示赞赏和欢迎。

  问:据报道,22日,针对美国智库称中国在南沙岛礁部署武器系统,菲律宾外长亚赛称对此感到担忧。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在坚定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同时,中国始终致力于同直接有关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始终致力于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当前,在中菲双方共同努力下,两国关系实现转圜,重回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的正轨,并致力于在各个领域开展全方位友好务实合作。这既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地区国家的共同期待,有利于进一步维护好南海和平稳定。

  关于美国智库在当前背景下发布的所谓报告,中方已多次阐明立场。需要重申的是,无论中方是否在有关岛礁开展有关设施建设,是否部署必要的国土防御设施,都是国际法确认的主权国家的正常权利。希望各方客观冷静看待,不要做过度解读。

  问:据报道,日本外相岸田文雄22日称,日政府已缴纳今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会费。日方认为UNESCO在改革《世界记忆名录》收录制度方面已取得很大进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按时足额缴纳会费是国际组织会员国应尽的义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关机构正在讨论世界记忆项目规则修订问题。有关国家应建设性参与,而不应通过拒缴会费施压。世界记忆项目规则修订应更好地发挥该项目保护世界文献遗产和人类共同记忆的积极作用,而不应服务于某些国家的政治私利。

  问:尽管印度近日就克什米尔问题不断向巴基斯坦提出抗议,一位巴高级将领仍呼吁印度加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以从中获益。中方对此有何看法?中方是否欢迎印度加入?是否与巴方进行了协商? 

  答:我也看到了相关报道。我不知道印方是否认为这位巴基斯坦将领的提议显示了对印度的善意。对于中方来说,我们一直将中巴经济走廊看作中巴两国着眼于双方各领域合作长远发展而搭建的一个合作框架,希望中巴经济走廊不仅有利于中巴两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也将促进地区互联互通、和平稳定与繁荣。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认为,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一个开放的倡议。中方愿意在同巴方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探讨邀请第三方参与走廊建设的可能性。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