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6年6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6-06-15

 

  问:关于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马来西亚称东盟撤回了在会后散发给记者的联合声明,马来西亚方面是否向中方解释了它这个行为?外交消息人士说,中方曾就此向个别国家施压。你有何评论?

  答:这是你们法新社首先报道出来的。昨天外交部发言人给你们法新社发去了我们掌握的情况。我们也注意到法新社报道了我们的发言人表态。正如昨天外交部发言人给法新社的表态中所说,当时我们看到这个报道,确实感到非常奇怪,也感到关切。后来东盟方面正式确认,这个报道所称的所谓新闻声明的内容,不是东盟的正式文件,也不代表东盟的正式立场。大家都已经注意到,有关国家已经公开宣布撤回了所谓的声明。可能你也非常清楚,东盟如果要正式发表一个代表东盟的东西,是需要所有国家协商一致的。

  至于你讲到的这个是不是有关国家向哪个东盟国家施加压力,我还是想提醒你注意,所有的国家、包括所有的东盟国家,都是独立自主的国家。他们是独立自主地根据他们自身的政治判断作出政策选择。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是跟着别人的压力走的。

  我倒是还想再提与此相关的另外一件事,就是有个别媒体还在编造炒作这次会议结束时没有发表所谓的联合声明。我想告诉各位,这个会议本身是闭门会议,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发表所谓的联合声明。

  问:今早在日本领海发现一艘中国军舰,日方已经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表示了抗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中国国防部已就此作出公开回应。据我们了解,根据年度计划,中国海军舰艇于近日组织远海训练,期间航经吐噶喇海峡。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吐噶喇海峡是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各国舰船享有过境通行权,无需事先通知或批准。日方在对此心知肚明的情况下,还要通过媒体进行炒作,背后的意图令人怀疑。

  问:昨天新加坡外长应该出席新闻发布会,但是并没有出席。这是因为中国和东盟之间有什么意见分歧吗?

  答:我也注意到有些媒体、包括新加坡一些媒体在作这方面的揣测。但是到目前为止全是媒体在揣测,可能你并没有从新加坡官方或者参加这次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的任何一个官方代表团得到这样的说法。确实也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

  昨天,王毅外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已就此作了说明。由于昨天会上各方讨论非常充分,会议延时较多,记者会比原定时间推迟了几个小时。新方已定回程航班,难以再做调整。经中新两国外长商定,由王毅外长举行记者会,介绍会议有关情况。而且我可以向你强调指出,有关发布内容中新双方已事先沟通,全面反映了会议情况和各方基本共识。

  问:中方如何评价此次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

  答:实际上昨天王毅外长在会议结束举行的记者会上,已经对这次会议作了全面介绍和中肯的评价。刚才我回答新加坡记者提问的时候,也已经说到这一点。这次会议是应东盟方面倡议,考虑到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而举行的一次重要会议。各方主要围绕中国—东盟关系充分深入讨论,达成了广泛共识。东盟国家都高度评价中国—东盟关系发展取得的成就。他们一致认为,中国—东盟关系是东盟同所有对话伙伴中最活跃、最强劲的一组关系,不仅促进了双方各自发展,也为地区和平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东盟表示愿与中方共同办好今年9月中国—东盟领导人纪念峰会,推动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继续向前发展。

  当然,会议还本着增进相互了解和互信的精神,就南海问题进行了深入沟通。各方达成的最大共识是要妥善处理好南海问题,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促进海上合作,共同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为中国—东盟关系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各方同意加快工作进度,争取早日发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于全面有效落实《宣言》的联合声明”。

  我们认为,此次会议加深了中国与东盟国家间的相互了解,增进了互信,为促进中国—东盟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问:美国总统奥巴马再过几个小时将在白宫会见达赖喇嘛。这将是一次“私人会见”,不会有媒体到场。中方如何看待此次“私人会见”?

  答:昨天路透社记者问了类似的问题。我们已经表明过中方的原则立场,这是涉及到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

  就这个问题,中国外交部已向美国驻华使馆提出严正交涉,对美方准备作的有关安排表示坚决反对。我们强调,西藏事务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不是一个单纯的宗教人士,而是长期打着宗教幌子从事反华分裂活动的政治流亡者。美方如果安排上述会见,将会向“藏独”分裂势力发出错误信号,损害中美互信与合作。中方敦促美方信守“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反对西藏独立”的承诺,停止对“藏独”势力的任何支持。

  在这里,我还要强调,任何想拿涉藏问题做文章、从事破坏中国稳定活动的图谋,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问:你刚才提到在中国云南举行的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讨论了南海问题,能否介绍具体情况?

  答:王毅外长昨天已经介绍了大概的情况。

  会上,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外长或外长代表就当前南海形势充分交换了意见。各方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同时都认为应共同维护好南海和平稳定,促进本地区的安全和繁荣。各方重申妥善处理好南海问题,确保其不影响中国—东盟合作大局。各方都确认要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争取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早日达成“准则”。会议还充分肯定了不久前在越南举行的落实《宣言》高官会取得的积极进展。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南海问题不是中国和东盟间的问题,更不是中国—东盟关系的全部。

  问:美国计划将第三舰队的一些军舰转移至东亚地区的第七舰队,以增强第七舰队的实力。中方有何回应?在美日印联合军演的过程中,有一艘中国观测船跟踪监测了美国的航母。你能否证实?为什么要跟踪美国航母?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美国军方愿意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怎样部署它的军队,这是美国自己的事情,我可以不关心。但我关心本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如果美方有关举动对本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对本地区国家几十年来已经享有的稳定局面产生破坏和消极影响的话,中国肯定是关切和反对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现在不掌握具体情况。

  问:第三次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领导人会议明天将在唐山举行。你能否介绍有关具体安排?有哪些国家领导人将出席?

  答:第三次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领导人会议将于6月16日至17日在河北唐山举行。本次会议以“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合作,新机遇、新领域、新空间”为主题,将安排“一带一路”建设与国际产能合作、“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环境保护与清洁能源、高等教育与就业、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与国际贸易发展等5个专项论坛。此外,还将举行投资贸易洽谈会、商品展等经贸活动,以及友好省州协议、合作项目签字仪式。据我们了解,会议将发表两份成果文件,即《唐山共识》和《16+1地方省州长联合会章程》。到目前为止,捷克总理索博特卡和黑山副总理伊瓦诺维奇将与会,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匈牙利专门派政府代表出席。

  正如刘海星部长助理在今天上午举行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所介绍的,当前,中欧关系稳步发展,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影响不断扩大,加强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合作,是17国领导人的重要共识。本次地方领导人会议可谓正逢其时。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举办一届务实高效、成果丰硕、多赢共赢的盛会。

   问:近日,韩方扣留了在汉江水域捕捞的中国渔船,并计划正式逮捕船员,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前天我同事曾问,有消息称朝鲜已向中国转让汉江水域的捕鱼权,你是否有进一步的消息?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外交部发言人已经作了比较详细的答复,这两天我们也不断地答复过这样的问题。主要的原则精神是,中方一直要求我们渔民作业时遵守法律法规和相关渔业协定。同时我们也希望有关方面在执法的过程中文明执法,中国渔民的正当权益应当得到保护。

  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我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媒体从哪得到这样的消息,为什么进行这样的炒作。

  问:根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国防和情报机构官员称,约250名中国士兵再次“入侵”“阿鲁纳恰尔邦”的东卡门地区。请问是否属实?中方有何回应?

  答:中印边界尚未划定。你刚才所指的这个事情,据我们了解,中国边防部队是在实控线中方一侧开展例行巡逻。

   问:据报道,委内瑞拉希望其与中方达成的石油换贷款协议能够获得一年宽限期,在该协议下委只需偿还中方贷款利息,您能否证实这个消息?

  答: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多次介绍过,我愿意在这再次重申,中国和委内瑞拉的融资合作是双方金融机构和企业开展的商业性合作,有关资金主要用于委内瑞拉经济社会发展项目和两国间的一些合作项目,这种合作给双方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我们愿意同委内瑞拉方面一道,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继续开展包括金融合作在内的各领域务实合作,促进双方的共同发展。

   问:昨天中美进行了第二轮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对话达成了哪些具体成果?有批评称,中方只是想进行对话,但是并无诚意达成具体成果,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昨天中美双方举行的第二轮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非常成功,你可能已经看到了中方发布的有关消息。实际上双方达成了广泛共识,我在这不一一赘述了,你可以在网站上找到。我想说一点,如果你看一下中美双方关于这个问题的表态,可以注意到,双方都有这样的政治意愿,要把两国之间长时间一直在讨论的问题变成双方合作的一个亮点,变成推动中美关系更好发展的正能量。我觉得这样的合作精神,不仅是在网络安全领域,在中美关系发展的各个领域,都应该得到推广和体现。

  问:我还是问关于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的问题,在这次会议上是不是没有讨论南海仲裁案?和中国在南海有争议的国家,他们是否表示支持仲裁庭结果?仲裁结果出来之后,中方是否会立即表明对相关结果的立场?

  答:第一个和第二个问题我给你的回答都差不多。对这个所谓的南海仲裁案,也就是菲律宾这届政府单方面提出来的南海仲裁案,中方的立场非常清楚,我们根本不承认、不参与,我们也不会接受。我想东盟国家,包括昨天参加会议的东盟国家的外长和外长代表们,也非常清楚中方的观点。至于仲裁结果什么时候出来,这跟我们没什么太大关系,因为我们对此根本不接受,也不承认。

   问: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根据我们的采访,新加坡和印尼外长昨天分别发表对目前南海局势的声明,里面提到对中国的南海政策有一些担忧,你对此有何评论?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军舰进入日本领海,我们都知道这是按照国际法进行的正常行动。但是有分析说,因为最近美方经常在南海地区用同样的方式试探中方的意图,所以很多专家认为,中方这次的行动以及前几天在钓鱼岛的行动也是相似的做法,你如何看待这种解读?

  答:关于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首先不存在所谓东盟国家发表的声明。至于你提到的新加坡外长发表的声明,我们也看到声明里表达了担忧,但并不是像你所说的对中方表达担忧。我们最近一直在讲这个问题,围绕本地区存在的有关岛礁的主权争议,不是一天两天,已经存在了40多年。为什么在2010年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前,大家都能够很好地管控局势,也不存在所谓的紧张?如果说有紧张,本地区国家感到一些不安,有关切,那么这个关切到底是针对什么,你可以再进一步去了解。

  关于第二个问题,你自己也承认,中国军舰通过鹿儿岛不违反任何国际法。所以你也讲到了,恰恰是因为美国最近在本地区的行动,使大家把这些问题关联起来,有了一些联想。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可能还得去找美国。

  至于你最后提到的关于钓鱼岛的问题,我还是想重申,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军舰在本国管辖海域从事什么样的活动,这完全是我们主权范围内的事。

  问:目前来看,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中方在各个层面与一些欧盟国家就这个问题交换看法的时候,已经多次说过,这是由英国人民自己决定的事情。当然,就中方而言,我们一贯的立场是,我们乐于看到欧洲一体化建设能够继续向前发展。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